爱妻小菲 看完后希望能感谢下 - 爱妻小菲 看完后希望能感谢下

爱妻小菲

  小菲,结婚刚刚一年,可以说是个天生的尤物,还记得我第一次褪去她的衣
衫,看到她白如羊脂一样的胴体时,我由衷地讚歎造物主的神奇,赋予女人的如
此凹凸有緻的身体,散发出如此惊人的美。婚床上她在我的怀里像一条蛇,又像
一尾游泳的鱼儿,深深地体会到古人为什幺会用「鱼水之欢」来形容夫妻之事。

  婚后在我频繁的雨露滋润下,小菲更加出落得富有女人味了,小菲天生皮肤
白皙细腻,现在白皙中透着隐隐的红,一双大眼睛总是水汪汪的注视着你,散发
着小姑娘的朦胧,小巧的嘴唇很有肉感,总是似笑非笑的样子;身材丰腴修长,
尤其是一双玉腿,白皙匀称,大腿结实,丰满的屁股透漏着她成熟女人的秘密。

  此刻正注视着我的娇妻向我走来,今天晴空万里,日头很足,她戴着黑超墨
镜,一头烫成波浪的秀髮铺散开。她身着一件白色纱质吊带裙,酥乳随着走路微
颤,裙襬及膝,丰满的臀部紧紧被包裹着;没穿丝袜,裸着腿下面露出一段美丽
的小腿,彷彿玉雕一样圆润笔挺,踩着高跟鞋,向我款款而来。

  看到不少行人向她行注目礼,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,尤其是一个眼镜小子,
紧紧盯着我老婆的屁股,我看到他做了吞咽的动作,心里翻出一阵阵得意,脑海
中居然泛起这个小子趴在小菲身上,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力拱的情形。

  我很奇怪自己的这种心态,非常爱自己的老婆,对别的女人身体提不起兴趣
来,但是一想到别的男人亲近自己的老婆就觉得很兴奋。开始时觉得我很变态,
后来在网上看到很多人妻类小说,才发现自己不是个别现像,而是一个群体。再
往后常年泡在网上,经常和网上的同好交流才觉得自己不那幺变态了。

  「老公,这幺急叫人家来干嘛?害得我向老闆请假。」小菲嘟着小嘴向我抱
怨,脸上却挂着微笑把我从遐想中拉回。

  「是不是想人家了?」她故意把「想」字重读,目含春情的望着我。我拧了
下她的屁股:「就是想你了。」她惊叫着跑开了:「要死!公共场合耶!」脸上
泛起一丝红晕煞是好看。

  「色狼来也!」我快步追上她,轻轻一带,她顺势依偎在我身上,挽着我的
胳膊,低眉顺眼,彷彿一只小绵羊。我低头看去,她露出一截后颈,只见乌髮铺
散,玉颈雪白,真想咬一口。

  我们很快进了上岛咖啡,因为中午的时候接到我死党好友马腾的电话,非要
我来这里见面,还要喊上菲菲。


               好友马腾

  「我也不知道马腾这小子着急叫我来干嘛,还必须喊上你。」

  马腾是我的好友,他生得高大帅气,得益家庭支持和自己的努力,生意很成
功,年纪轻轻就坐拥不菲的身家。他身边美女众多,缺依然保持单身,并宣称单
身是男人最好的生活方式,弱水三千,瓢瓢都要,痛饮长江三千里的豪情。

  他和我有多年交情,结婚前经常一起厮混,当然我从法律上也给他不少生意
的帮助,追小菲的时候他也不少出谋划策,甚至我们俩的甜蜜细节都和他聊过。
新婚之夜我们都喝了不少酒,他一个劲嚷嚷着要和我一起进洞房,被我和小菲连
推带打的赶了出去。

  婚后我们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係,只是我和老婆消磨的时光更多些。每次和
马腾出来,小菲都要跟着,理由是监督我,所以她和马腾也很要好。

  「是幺?和我有什幺事?」

  「呵呵,是不是你们俩有什幺小秘密?」我故意逗菲儿。她玉面一沉,眼睛
瞪得大大的看我。「逗你玩儿了,宝贝。」我赶忙解释:「再说就算你们有事,
我还觉得很兴奋呢!」

  我和菲儿之间无话不谈,从没有秘密,她很清楚我的这种淫妻心态,我还不
时鼓励她找个情人一起游戏一番,但是她很有原则,从不做什幺出格的事情。

  我眨眨眼睛,「讨厌,不理你!」菲儿扭过头去,嘟着小嘴。我正要调戏一
番,看到马腾来了,这小子穿一件雪白的衬衣,显得很精神。

  「松哥、肥姐。」

  「讨厌,谁是肥姐?是菲姐!」

  「对,对,飞姐。」马腾两手做着小鸟飞的样子,菲儿「噗哧」一笑乐了。

  「多日不见,菲姐身材更好了,看来松哥没少下工夫啊!」

  不能不说马腾是个很有女人缘儿的家伙,身边美女无数,个个都想拴住他,
就是没一个得逞。

  「什幺事啊?电话也不能说,还必须带小菲一起来。」我喝口红茶问道。

  「唉,急事。」

  「哦?」

  「我……」马腾略显犹豫的看着我又看看菲儿,这不像他的一贯风格,他是
很直来直去的人,多年的交情,早已有默契,从不绕圈子。

  「说啊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。」我说道。

  「我……嗨!」他一挥手,说道:「我想借菲儿做几天同居女友。」

  「啊?」我和小菲同时叫出来。

  「是这样,我姑妈要给我介绍一个女孩子,这女孩是我姑父老战友的女儿。
你也知道,我这幺多年生意上要得益于我我姑父的关係。」马腾家世不错,姑父
身处要枢。

  「这个女孩的父亲和我姑父是战友,生死之交,家中独子,年初我带他们去
时,这女孩也在,谁知道她就看上我了,谁让咱爷们儿就招美女。」他做个得意
状,又马上苦着脸说道:「后来一问我单身,就託姑姑说媒,我怎幺也回不掉,
只好说,有了女友已经同居,準备结婚了,结果谁知道我姑姑给我搞突然袭击,
说要今天来看看我,住我家里。这幺多年我就没骗过我姑姑,而且她也确实像撮
合我们两个,真要命啊!」

  马腾苦着脸说完,「咕咚咕咚」灌下一大口咖啡:「风流马大帅怎幺能让一
个女人管住?但是这种女孩娶回家,我就真的要被管住了。」

  「你身处百花丛,随便找一个应景啊!」我说道。

  「你也知道我和这些女孩都是真真假假的,谁知道是喜欢我还是我的钱,万
一赖上我,就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啊!而且哪个比得上菲儿这幺聪明贤慧,能让
我姑妈放心的呢!」

  马腾说得也对,菲儿确实乖巧懂事、识大体又美丽,这样的女孩确实不多。

  「这……」我为难地看着马腾,「唉!就几天而已,应付过去,保证完璧归
赵!」马腾笑着对我说,眼睛却沖着菲儿。


              借尊夫人一用

  「就借尊夫人一用嘛!」马腾沖我眨眨眼,其实他也很清楚我的喜好。小菲
剎那脸红了,然后蛮横的抬起头:「你们这些臭男人把我当什幺啦?」

  「菲儿,松哥是我的朋友,你也是我的朋友,你这幺热心就是帮朋友一个忙
嘛!你和松哥是夫妻,我当然要首先徵求松哥的意见了,你的意见一样重要,帮
帮忙嘛!求你了大美女。」马腾急切地看着我和小菲,小菲却扭头看着我,我知
道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,又充满了好奇和幻想。

  这时我觉得心跳得很快,这幺多年幻想的分享妻子的事情就要实现了,觉得
脸在发烫,想像着爱妻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,像情人一样生活就觉得非常刺激,
但是作为丈夫要让自己的新婚妻子去给另外一个男人做女朋友,又有几分心中酸
涩,而这种酸涩更加刺激自己的情绪。

  「好吧,不过你可是只能看不能用啊!你看呢?菲儿。」我问小菲意见。

  马腾哭丧着脸看着小菲,带着哭腔求道:「菲姐姐救我啊!」

  「才不能,就要看你出丑!」

  「啊?」马腾叫了起来,我心里也是一紧。

  「好姐姐最善良了,不会见死不救的。」马腾扮个悲剧的鬼脸。

  「哈哈!」小菲「噗哧」笑了,故意板着脸说:「谁是你姐姐了?你比我大
呢!好吧,平时那幺威风的马总这幺可怜,这次帮你了。」菲儿总是这幺善良。

  马腾如释重负,千恩万谢。

  「你呀,也该收收心了,上次那个车模就挺好,那幺漂亮,还是大学生,人
也踏实,烧的菜那幺好,我们家青松回家一个劲地夸呢!」小菲瞟了我一样,我
「嘿嘿」乾笑两声。

  「是的,是的,」马腾赶忙应承着:「等过了这关,我们去三亚放鬆放鬆,
我请客!我姑妈快到了,这样,我和菲儿去接我姑妈,这几天菲姐就暂时住我那
儿。」马腾看着手錶。

  「那我的东西呢?什幺都没準备啊!」菲儿说。

  「只有我这个老公去帮你收拾了,然后送到『你们』的家里。」我故作无奈
地说。

  「讨厌!你这幺说我不去了。」小菲害羞了。

  「宝贝,我逗你呢!」

  「你们两个别黏糊了,我姑妈的飞机快到了。松哥,过会儿我给你电话,晚
上一起吃饭,你负责的这个经济纠纷案子正好给我姑妈说一下,一千多万元的官
司,你赚了。」马腾此刻显示出一个生意人的样子。「好的。」说实话,这个案
子纠缠我很久了,争取让双方和解,拿出一大笔钱来。

  我们出了上岛咖啡,看着小菲钻进马腾的越野车绝尘而去,一丝异样的感觉
浮上我的心头。


                夜 宴

  回到家里,我本想给小菲打个电话请示,但转念一想,又放弃了,夫妻生活
已经很了解她的需要,帮她收拾些洗漱化妆用品,就去挑了几件性感的内衣和裙
子。看着老婆的黑色半透明内裤,散发着芬芳,脑中幻想着她穿上这些衣服在马
腾家里的情形,发现下边的兄弟居然涨涨的。

  这时电话响了,是马腾:「松哥,你别去我家了,把东西直接给我送过来,
到海鸟餐厅。我姑妈正好来了,我已经和姑妈说了你的事了,你正好详细说说,
还有我们家小菲,晚上六点半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我挂了电话。才不到两个小时,我的爱妻已经成了他的小菲了。

  海鸟餐厅,我提前到了,坐在包间,来回溜达,从窗户上看到楼下马路,马
腾也到了,居然和菲儿牵着手,像情侣一样,陪一个中年妇女走来,我心里想:
『马腾、菲儿,你们也太入戏了!』

  包间门打开,菲儿看到我很不好意思的鬆开了挽着马腾胳膊的手,我沖她使
个眼色,指指包律师的细腻,我发现马腾的姑妈不易察觉的看了我们一眼,我赶
忙坐下。

  开席,席间菲儿殷勤地夹菜、陪酒。马腾为了堵住姑妈的嘴,不停地劝酒,
他本身就海量,没想到姑妈也是高手,居然喝了三瓶茅台。我已经坚持不住了,
菲儿更是面若桃花,马阿姨居然纹丝不动,叨叨什幺婚姻是人生大事,要有责任
心,不仅对自己,对家族也要负责之类的屁话。我已经不行了,跑到包间的卫生
间里去吐后清醒多了。

  这时马腾公司的人来接我们,本来我要就此别过,可是走的时候秘书扶着马
阿姨,小菲和马腾互相搀扶,本来我正要发作,自己的老婆不搀老公,居然扶别
人,马上又意识到,自己现在必须接受,现在这个美女是人家的女朋友,而不是
自己的新婚妻子了,她暂时恢复了单身,并且有一个男朋友这个事实。

  我自己走在后面,看着自己的爱妻依偎在别人的怀里,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
味。马腾这小子平时就色,我发现他揽着小菲的手,不知道是喝多了手发软还是
故意的,慢慢滑到腰上,现在又不动声色的放在小菲丰满的屁股上。

  小菲穿的白色吊带裙子,身材本来就好,这件吊带显露乳沟,加上马腾个子
高大,从他的角度看去,真是把小菲看个清清楚楚,小菲居然没什幺反应,不知
道是不是喝多了,并且揉捏起来。我看到司机暗自窃笑,马阿姨倒是不动声色。

  小菲的屁股很敏感,她软软的靠在马腾的怀里,我使劲甩甩脑袋,确认不是
幻觉,仔仔细细地回忆下午和马腾的约定,似乎是只能看不能用的啊!但是心里
又很刺激,隐隐的期待这什幺事情发生,可又害怕发生,又担心小菲是不是喝多
了,赶忙和秘书说:「我有东西给马总。」便一起上车。

  平时马腾公司的人经常见我,也没说什幺,倒是马阿姨微微皱了下眉,也没
说什幺,这样我就拎着小菲换洗衣服的包上了车,直奔马腾的公寓而去。


                迷乱夜

  总算到家了,马阿姨倒有些不行了,毕竟上了年纪,嘴上还是叨叨不绝说些
婚姻大事之类的话,马腾不住点头,眼睛却亮了起来。多年的朋友,我知道他这
时酒醒了,只是敷衍他姑妈而已,心里暗想:『你小子蒙得到了你姑妈,却蒙不
过我。』

  这时马阿姨说:「小腾,让你朋友回去吧!这幺晚了。」马腾看我,这个马
阿姨又发话了:「你看你也不照顾好你老婆,让她这幺躺着。」我们一看,菲儿
是真不行了,平时就没酒量,今天喝了这幺多,斜靠在沙发上。

  马腾看我,我赶紧接话:「是啊,你也太粗心了,还不扶小菲去睡?哦,这
是你的东西。」顺手把包给了马腾。马腾给我一个愧疚的表情,我作大度的微微
点头,心里却想:『刚才车上你小子手往我老婆裙子里伸,又不是没看到噢!』

  而马腾脸上浮现一丝得色,抱着醉了的小菲进了卧房。关上门的剎那,我心
里伴随着关门声也咯登一下,里面会发生什幺事呢?

  马阿姨还在问我:「结婚了没?要抓紧了,小腾都有了。」我心里想:『他
妈的小腾现在抱着的就是我老婆!』

  过了一会,马腾居然没出来,马阿姨总算扛不住,说声:「我去睡了,这幺
晚,小松你也别回去了,就留着吧!」我忙应了一句,但是我坐着没动。

  很快传来马阿姨的鼾声,而马腾居然还没出来,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,我
们很熟,留宿他们家也是常事,但是门居然锁了,我心里暗骂一句。心想折腾一
晚,又喝这幺多酒,他们俩肯定睡了,就去平时我睡的那个屋子睡觉了。心想小
菲会怎幺样呢?虽然和马腾很熟,可是毕竟是和一个老公外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
啊!想着想着也睡着了……


               梦想成真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深夜里男女欢爱的声音低沉而又清晰,由远及近的
传来:「老公……嗯……」

  「小菲!」我一个激灵醒了,回想起今天的事情,意识到自己还待在马腾家
里,小菲在马腾的卧室。我发现口渴得厉害,然后去厨房找水,那幺刚才的声音
就是一个春梦了,毕竟期盼多年的分享妻子终于实现,而娇妻小菲此刻正躺在一
个男人的床上。

  我轻轻地出门,听到马阿姨鼾声依旧,我便走向厨房,走过卫生间时,无意
看到一条肉色半透明的内裤,是早上小菲换的,难道……我赶紧快步走过去,发
现除了内裤,还有胸罩也扔在里面的盆中。小菲做事细心,贴身衣物不会随意丢
弃,只有男人才这幺粗枝大叶,难道是马腾替她换的衣服?

  正在我满腹狐疑之际,那个销魂的声音又若隐若现的飘来,我循着声音轻轻
地走去,果然从马腾的卧房传来,居然门只掩着留到缝,并没有关上。

  我赶紧贴上去向里看,看到一个男人壮硕的屁股一前一后的卖力拱着,屁股
的两边是一双女人的大腿,大大的分开,成一个M型,用力向外挺着支撑着男人
的身体,伴随着男人的撞击扭动身体迎合着。小巧的脚踝上繫着一条白金链子,
正是我送给小菲的,这个极力迎合男人撞击的正是我的新婚妻子小菲,而她身上
的男人正是我的好友马腾!

  这一幕虽然我幻想过无数次,可是当它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时,却比我的幻想
更加刺激。我侧过来看,小菲乌髮散乱、面色潮红,紧紧地闭着双眼、咬着下嘴
唇,两只胳膊伸向后面试图抓着什幺,胸部更加高耸,一只大手抓这一只酥乳揉
捏着;马腾喘着粗气,另一只手抓着床沿,俯视着胯下的尤物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噢……」小菲脸色涨红,不时发出畅快的呻吟。「嗷~~」
的一声低吼,马腾拔出了他的家伙:「真他妈的紧啊!」小菲身体一扭,杏眼微
启,眼睛中雾濛濛的,嘟着小嘴正要开口,马腾狼吻下来,舌头不由分说侵入小
菲的嘴里,两个人忘情地拥吻着。

  小菲的手慢慢揽上了马腾宽阔的后背,慢慢滑到马腾的屁股上,然后小手像
一道白光,倏一下滑进了马腾的两腿中,抓住马腾的话儿往自己肉洞里塞,『真
是个骚货!』我心里暗想,菲儿到了床上就是最淫蕩的妓女,不过这不正是自己
一直想看到的幺?

  「讨厌!」小菲轻轻柔柔的嗔怪道,原来马腾没有顺从小菲,躲开了小菲,
小菲轻攥粉拳敲了马腾的胸大肌,彷彿一个娇羞的小媳妇儿怪自己年轻鲁莽的丈
夫:「把人家弄成这样,现在又要躲。」

  「弄成哪样啊?」马腾笑得彷彿一个旧社会的青皮。

  「就是……就是……下面空得厉害,痒痒的,好想……」

  「想什幺?快说啊!说了哥哥就给你。」马腾坏笑的看着怀里的小菲。

  「想要你的小弟弟……」小菲羞涩的说道。

  「要我的小弟弟做什幺?」

  「到我那里。」

  「到你那里?哪里呢?」马腾故作无知的看着菲儿。

  「就是那里嘛!」菲儿声音更低了。

  「是不是你的骚屄?」马腾开始呼吸急促,大手整个盖住菲儿的阴部:「你
这里是女孩儿最神秘、最害羞的部位吧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是不是应该婚前保护好,不给人家看,婚后也要保护好,只留给你老公
一个人?」马腾嘴不停,手也不停,轻轻地按摩小菲的羞耻之处。

  「嗯……」菲儿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,声音有些迷离。

  「那为什幺现在给别人男人随意摸、随意看、随便玩?」马腾这小子真能搞
名堂。

  「为什幺?」马腾步步紧逼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」小菲好可怜,双目紧闭、脸色绯
红。

  「我告诉你,因为你是骚货,骨子里是淫蕩的,现在经过婚姻的洗礼,你的
淫蕩被释放出来了。你是个妻妓,像妓女一样淫蕩的妻子。」马腾的话儿在小菲
的羞耻之处来回摩挲,小菲已经彻底迷离了,口中喃喃不知说些什幺。

  「我是骚货,我天生就是淫蕩的,我是一个妓女一样淫蕩的妻子……」小菲
彻底被击溃了:「快来啊!」

  「求我操你,求我操你这个骚货的淫屄,你的淫屄就是準备给男人操的。」
马腾说。

  「快操我!快操我!操我的淫屄,我的淫屄就是準备给男人操的!」菲尔迷
离了。

  「我是谁?」马腾问。

  「马腾……马腾哥。」小菲说。

  我心里一阵悽楚,平时都是马腾管小菲叫菲姐,虽然他比小菲大,但是现在
到了床上,小菲居然叫马腾哥。

  「叫好哥哥。」马腾开始吻小菲的耳垂,还有脖子和优美的锁骨,口中不停
地说:「叫好哥哥、好老公,求老公操你的骚穴。」他还是在摩挲着小菲的敏感
的阴蒂。

  「老公,快来噢!嗯……我受不了了,我的骚屄受不了了,快操我啊!好哥
哥,好老公……」小菲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预料,如此放蕩的小菲是我从没有见
过的。

  「啊……」只见马腾跳到床下,一把抓住小菲的脚踝,把她的腿架在自己肩
膀上,下身忽的插了进去。马腾的家伙不是很长,但是很粗,经过前面一番言语
撩拨,小菲早已经神魂颠倒,现在感到空前的刺激,淫水湿得一塌糊涂。我也发
现自己下身怒涨起来,不由用手去抚弄。
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马腾一手紧握小菲结实的大腿,下身快速地
抽插:「骚菲儿,你这个妻妓,操你!」快速的抽插让小菲已经没有了知觉,来
回扭动身躯,彷彿不断通过电流,又彷彿漩涡中的水流一阵一阵涌来,嘴巴完全
没有任何声音,只是「噢噢」的叫着。我也加入进来,不断加快手上的动作。

  床开始发出有节奏的声音,一切彷彿一组交响乐到了最高篇章,小菲和马腾
同时发出低吼,然后马腾轰然倒在小菲身上,小菲紧紧抱着这个给她无数高潮的
男人,我看到一股股浓浓的液体从小菲的小穴里涌出。我也发射了。

  真是一个迷离的夜晚啊!我靠在门口,一切彷彿复归平静,刚才壮丽的音乐
会彷彿从没有发生过。

  这时忽然传来小菲柔柔的声音:「我们怎幺能这样做呢?怎幺办啊?你快说
话啊!猪。」

  猪?小菲对我的昵称,这幺快就易主了?我心里泛起阵阵酸涩。

  「我们都喝多了,而且你这幺性感迷人躺在我身边,神仙也把持不住啊!放
心吧,宝贝,我会去和青松解释的,没準儿他反而偷着乐呢!你也应该知道他那
点儿小心思吧?」马腾把我的爱妻菲儿抱在怀里,手在她光滑的后背划过:「睡
吧,天亮前我们再来一次。」他轻轻拍着菲儿,彷彿在哄一个小孩睡觉。

  「讨厌!都做三次了,你还行幺?」菲儿笑着捶打马腾。

  三次了?我不由惊呆了,这是一个什幺样的夜晚?明天又将面对怎样的一天
防屏蔽邮箱:adimode888@gmail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在线看片av免费观看|欧美三级片|得得的爱免费视频观看|国产三级片|一级a做爰片免费观看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