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恶终有报 - 善恶终有报

王家贞因为刘阔财中风成为植物人的情况下,丈夫又在泰国失去蹤影,经由艳红积极的运作下,还有父亲富国企业的大力协助之下,在一个月后,被董事会推举成为金宝银行的董事长,成为轰动社会的大消息,因为家贞是有史以来,最年轻的银行董事长,也是最美丽的女董事长

在家贞的大办公室里面。

「董事长…来…坐在这儿…来吧…」

阿昆笑淫淫的拿了一个有着大鼻子的人型面具来,家贞看到了这玩具,很自动的脱下内裤交给阿昆,然后把东西放在椅子上面,掀起裙摆露出粉嫩的白屁股,让玩具面具的鼻尖对準阴道口,慢慢坐下去。

「哦…嗯…啊…啊…」凸出的巨物进入阴道里面,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
阿昆打开摇控器开关,家贞下体引来一阵激烈的震动。

「等一下吴董事来找你,就说贷款是你準许的,知道吗…嘿嘿…下面爽吧…」

「哦…哦…哦…啊啊…」家贞忍不住又呻淫起来了。

阿昆每天恶意的玩弄她,尤其是要应付其他股东董事的时候,都会用按摩棒控和春药製她,让她无力抗拒下体的骚动下,听话的应付银行的董事会。

在敦化南路上的金宝银行总部,家贞一个人在诺大的办公室里批示着公文,家贞她现在的一切做为,完全要依照她的新任特别顾问—阿昆的指示来做,完全不能参与自己的意见,她只是当人家的傀儡罢了,他们利用家贞的名义,已经违法的放贷了好几笔钱出去,慢慢要挖空这家银行的资金。

「董事长…累了吗…我帮你找了二个按摩师帮你轻鬆一下吧…来吧…」

阿昆推着门进来,指着身后的二名泰国青年,笑淫淫的介绍给家贞。

阿昆为了加强控制家贞,从泰国带进一批十五六岁的少男,每天让他们陪着家贞性交,让她完全迷失心性,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娲,方便阿昆他们掏空银行资产,而这批受过完整性爱教育的少年人,就像是完美的性爱机器人般,让家贞深陷在爱慾的陷阱之中。

面对公公中风,丈夫又失去蹤影,让她更是孤立无援,加上阿昆每天强迫她跟泰国人做爱的打击之下,家贞变的有些自暴自器,身体被训练成稍一触摸到,下体就会氾滥成灾的淫妇,如果没有阴茎插入下体内,就会浑身不舒服。

「董事长…我让他们开始啰…你好好享受吧……」阿昆关上门后,还交待心腹秘书,这段时间别去打扰董事长。

二名泰国青年走到家贞面前,自动脱光自己的衣服,黝黑粗壮的肌肉,在她的面前展示着,下体二根黑鸡巴对着她猛点头,让家贞热血直往脸上及下体冲过去。

泰青跪在家贞面前,温柔的帮她脱去鞋袜,然后用他们柔软绵密的舌尖,舔着家贞的脚指头细缝,把她的脚趾一根一根的放进嘴里面吸吮着。

「啊…好舒服喔…啊…嗯嗯…」

一名泰青来到家贞身后,吐出舌头舔着她的脖子,然后再含住耳垂耳朵,舌尖轻柔的钻进耳朵里面搔痒着她的神经,下面那名泰青舔着她的脚膝盖窝,手指技巧的搔着大腿内厕,家贞阴道内,瞬间泌出大量的淫水出来。(啊~~~真舒服喔)家贞完全沈醉在泰青的服侍中。

泰青脱下家贞的套装,继续的窕逗着她的敏感带,泰青沿着大腿往上舔食,舌头在裤缝边逗留许久,让家贞忍不住扭转身体,另一名泰青抬高她的双手,把她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啜着,然后沿着臂弯舔下来,舌头最后停留在胳肢窝里头。

「啊……真的好爽啊…哦哦……」家贞忘情的大声呻淫。

这时泰青解除家贞最后的遮蔽,脱下她的内衣内裤,然后让家贞躺在办公桌面上,一个在上抚摸着她的乳房,泰青用整着掌心抚在柔嫩的肌肤上,把乳房推高压低,酥麻的畅快感让家贞乳头硬极了。

另一个泰青把手掌压在阴阜上面,轻轻滑动着,他的中指沿着大阴唇裂缝搔进去,挖出不少甜蜜的津汁出来,泰青更把家贞的脚底心吃进嘴里,然后他剥开阴唇找到阴核,指头压在阴核周围施力着,有如触电般的快乐电流传遍全身。

「啊…好爽啊…喔…啊啊啊…飞啦…喔我飞起来啦…喔…啊啊…」家贞喊出秽语窕逗着男人。

泰青这时交换上下位置进行口交,泰青把家贞的双乳握在手心撮动着,然后把乳头含进嘴里面,用他们的舌头扫着乳晕,在哪儿吸、啜、搔、压、夹、转、滑的舌技玩着双乳,另一名泰青也同样运起舌功,钻进阴阜里面搔起阴唇来,把富含水份的嫩肉片,放进嘴里吸吮着,一条湿热的长舌头巧妙的拨开阴唇,直攻她早已经发硬的阴蒂核,家贞高潮的瞬间排出的淫水,独特的女性荷尔蒙味道,全被泰青吞进去,家贞在泰青的舌攻之下,又接连好几次高潮,直到爽晕过去。

在办公室里的软沙发上,家贞主动张着嘴含进泰青的黑鸡巴,饥渴不已的吸吮着大龟头,她的下体正被二根指头戳进阴道里面,温柔快速的挖着阴核,那人还用舌头舔弄着她的肛门四周围,看来他们有意要玩三明治。

家贞同时受到上下二面夹击,泰青还用指头戳进肛门里面掏弄,有意要扩大她腔门的括约肌,不嫌臭的用指头进进出出她后门。

「啊啊…喔…啊啊…喔…喔…啊啊…」

家贞嘴里含着鸡巴,偶尔还会呻吟二句透透气。

等到家贞受不了刺激,下体需要一根热鸡巴填满阴道时,她主动张开双腿骑到泰青身上,那泰青仰躺在沙发上,下体一根黝黑发亮的粗大阴茎向着她跳动,家贞贪婪着张开大腿跨上来,泰青帮她剥开大阴唇肉,扶着她慢慢的坐下去,家贞的下体随着身体下沈渐渐吃进大阴茎,直到整支鸡巴被完全吞没为止。

「啊…好涨喔…」家贞满足的喊出秽语。

那泰青握着家贞的双乳,死命的帮她按摩另名泰青也压在家贞背后,一根又热又烫的阴茎抵在肛门口,要慢慢的往内挤进来,她的直肠受到异物的侵入,身体马上有剧烈的反应,阴道直肠缩的更紧了,腔道内痛快的压缩力,让二名泰青也发出性奋的呻吟声。

龟头强力的突破肛门口,刺穿进了括约肌里面,捅进了直肠深处。

「啊…痛啊…喔…啊……」

泰青的二根粗大阴茎,同时侵犯了家贞的下体,在那儿进进出出活动着,二支热肠隔着薄薄的腔璧互相磨擦着,阴茎撑开紧实的腔道壁,而腔道也紧紧吸夹着阴茎肉棍,三个人都性奋到最高点。

家贞被二名泰青夹在中间,身体陷入淫秽的快乐当中………………

另一方面,家贞的大嫂雅惠,也在阳明山的别墅里面,赤裸裸的身体陪着大龙及阿赐性交,激烈的场景一点也不输给家贞。

「嘿嘿…这女人进步不少喔…含起鸡巴来是又紧又热…真爽……」

「嗯…对啊…她的屁眼越插越顺…看起来她挺享受了……」

「待会儿…我们来玩三明治如何…该换我插后面了吧……」

「好啊…我们先帮她灌肠…嘻嘻…我最爱看美女大便了……」

雅惠背着丈夫,几乎天天被人叫来这儿玩弄身体,以满足这些人的兽慾,白天时就由雅惠在别墅这儿,等晚上家贞回来交换后,才被允许穿衣服回家。

「拜託…别灌我…我什幺事情都帮你做…别这样子…我…很不舒服…」

「干…啰嗦…难道要我绑你吗…贱人…别忘记你的身份……」
雅惠每天都要用身体满足他们的兽慾,还得要忍受无情的羞辱,只要稍有些反抗,马上就会被绑成各式各样淫秽不堪的姿势,然后抹上淫药后,再用电动按摩棒操进身体里面,那种痛苦有如地狱般可怕,雅惠想到就会全身发抖起来。

雅惠经过大龙无数次的性爱调教之后,身体渐渐能够适应这样的亵渎,晚上在家的时候,想到白天被人性虐待,下体不知不觉的湿溽起来,非要一个人躲进厕所里面手淫很久,才能解除身体的性交渴望,加上丈夫每天工作忙碌,很少会需索她的身体,所以让习惯淫慾的雅惠,接到大龙的电话时,不经思考就会立即飞奔过来,一个美艳的富家少妇,受到几名恶魔的摧残之下,就变人尽可夫的蕩妇。

这天晚上,雅惠独自一人睡在大床上,身边的丈夫王进财还未回到家,雅惠担心的眼皮直跳睡不着觉,她偷偷的在棉被里面抚弄阴核,取悦着自己的身体,雅惠脑海里面回想着白天时,遭到二根阴茎同时的粗暴的插入下体对待,不禁脸庞一阵发热,经过几分钟的抚摸,终于洩出一身的疲惫后,昏昏沈沈的睡着了。

「夫人…夫人…大事不好了…少爷刚被车子撞死了…夫人…」

佣人急急忙忙跑来敲着卧房,告诉雅惠这个情天霹雳的大消息。

「啊…进财…他怎幺…死了…」雅惠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昏厥过去了。

在金宝银行总部顶楼的家贞,趴在办公桌上痛哭着,她为哥哥的死亡感到深深的自责,她觉得哥哥的死因并不单纯,但是又苦无证据,只能怀疑是阿昆他们干的,家贞心情跌落到谷底。

(爸爸呢,不知道爸妈为哥哥的死,会有多伤心啊,还有雅惠…)

家贞想到雅惠,不禁心就又抽痛起来了……………。

办完大哥的丧事,家贞变得比以前更风骚放蕩许多,今天早上出门前,阿昆拿出一根粗大的按摩棒,要家贞自己插进下体,才準出门上班,所以家贞一路上都在忍受阴道里面,令人烦扰的按摩棒振动,家贞穿着一件短窄裙套装,让她那双傲人的修长美腿露出来,胸前深深的乳沟如波浪般振动着,家贞每次经过办公室的时候,公司里面的男人,全部将焦点集中到这位美艳骄媚的女董事长身上,脸上都露出垂涎的模样。

有时家贞忍不住情动,下体会随着按摩棒的频率轻轻摆动着,高潮时下体洩出一大口淫液出来,脸上同时会发出妖艳勾魂的动人表情,让男下属们的裤裆,全部澎涨起来,个个恨不得能立刻钻进她的裙子里面,趴在她的阴阜上面喘息,以满足对女董事长的性幻想。

同时在银行的男生厕所里面,不时的出现女人湿漉漉的花俏内裤,还有式样新潮的胸罩内衣,而每件内裤的底部,都有淫水氾滥的髒痕迹,大家都谣传是这位美艳的女董事长留下来的,更有几名同事指天发誓说,他不只一次的看到董事长的腿根处,因为没穿上内裤而露出阴毛来,甚至阴阜裂缝都能被看见,或是从薄套装外面看见她粉嫩的乳头,让整个金宝银行里面充满八卦的淫事,男人每天都在追逐美艳女董事长的身影。

进到办公室里面,阿昆马上露出本性,毫不客气的伸手进去家贞下体抚摸着。

「嘿嘿…都已经湿到外面来啦…很想干是不是啊…快来帮老子吹喇叭…」

家贞对着他媚笑了一下子,马上跪下来帮他解开裤带掏出阴茎出来,随手套了一下后,就把龟头含进嘴里,细细的舔弄整只阴茎,家贞灵活的舌头沿着龟头沟滑动,从下面那条筋脉往下舔,一直吃到卵蛋的位置,然后轻轻把睪丸含进嘴里面拨弄,然后再由会阴舔到屁股的夹缝,舌头就在骯髒的屁眼周围滑动。

「啊…真是爽啊…每天早上给你吃一次…真是精神百倍…爽死老子啦…」

阿昆显然很满意家贞的口舌服务,很快就有射精的慾念。

「啊…哦哦…快喷了…等一下全部帮我吃进去…哦…爽…吞进去…哦哦」

阿昆强力的摆动腰际,从龟头马眼的地方,喷出一大口白精,全部都被家贞张着嘴吞了进去,家贞还把残留的淫精吸吮进去,用嘴帮他的下体做清洁工作。

「嗯…真不错哦…想要手淫了吧…下面都那幺湿了…做给我看吧…」

阿昆脱下家贞的内裤,拿出一根按摩棒交给家贞,然后拿着她的内裤放在鼻尖前面嗅着,準备看一场精彩的美女自慰。

「啊…羞死人啦…哦哦」她发出诱人的歎息声。

家贞嘴里这幺说,但是她还是坐在椅子上,在男人面前张开大腿,露出大腿根部稀疏阴毛的阴阜,她用手指主动剥开阴唇给男人看,然后用指头撩拨起阴核来,才玩一下子时间,淫水就沾满了全部的阴毛,家贞放肆的在阴阜上面取悦自己,直到高潮无法控制………。

等到阿昆心满意足的离开后,家贞在专属的厕所里面清洁下体,想到刚才忍不住在阿昆面前手淫,心里泛起微微的罪恶感,有时真恨自己的身体,为什幺那幺容易被撩拨,只要被人摸一下或是用言语刺激一下,阴道就会马上流出爱液来,非要洩身高潮好几回才能平复。

(我真的很淫蕩吗………。)每次手淫后,家贞都会自责自己一番。

家贞想着想着突然摸到一张粗纸夹在卫生纸中,她好奇的拿来看一下。

(这笔迹……是裕铭的…)家贞吓了一跳。

丈夫在泰国失蹤了好久,大家动员了一切力量找寻裕铭,一直没有结果,没想到现在会有他的笔迹出现,家贞恢复过来心智,小心翼翼的打开。

「吾妻家贞,对于家中的一切劫难,我都暗中调查清楚了,艳红连络外人陷害我们一家人,意图夺取我家产,我已经想好对策报仇,我的行蹤请保密,找机会给我电话XXXXXXXX裕铭留」

(我的电话被阿昆监听,要怎幺跟裕铭连络…)家贞想着。

下班的时候,阿赐开着宾士大轿车来接家贞回阳明山别墅,路上家贞藉故想吃冰淇淋,要阿赐停在超市门口等她,家贞趁机溜进里面打公用电话。

「喂…」家贞心情非常的紧张。

「啊…家贞…你终于来电话啦…」裕铭兴奋的喊着。

「哇…裕铭…哇…」她心情过于激动,忍不住哭起来了。

「家贞…别哭啦…时间有限,你听我讲…所有的事情我都很清楚,可怜…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…但是我会让你苦日子尽快结束,要怎幺做你听清楚我的计划」

裕铭将他这段时间想好的计划,全部告诉她,家贞虽然觉得有些危险,但是丈夫坚定的语气,让她瞬间勇气百倍,决心要一起反击他们。

第二天晚上,在富国百货公司的后巷子里,一间卖情趣用品的商店,在半夜时失火燃烧起来,将整间店舖烧得精光,独居的店舖老闆被人发现死在火场当中,死状极为凄惨,老闆被人用SM专用手铐脚镣反绑住,肛门被塞进一根巨大的按摩棒,尸体发现时按摩棒还在运转中,警方判断因该是人为纵火,正在积极寻找兇手,据目击着说当晚有一位身材极为高大的女人进入店舖内,没多久就匆匆离去,然后就失火啦

第二天时,别墅里面的佣人黄妈,在下山採买东西时,在超市停车场旁失蹤,半个月后尸体发臭长蛆,才被登山客发现,她被歹徒用利刃割喉,乳头遭人剪下,下体阴道被插进竹棍,因失血过多而惨死在产业道路上,她全身赤裸裸被丢弃,没有身份证明文件,直到半年后家人通报失蹤人口时,尸体才让家属领回。

三天后,艳红在她的豪宅内召集全部人一起开会。

「我已经说完了…现在听听你们几个人的意思…」

艳红把今天从泰国那边接到的勒索电话内容告诉众人,那个泰国人来电话表示,裕铭人在他们手中,还播出裕铭的录音带证明,并要艳红带钱来赎人,那泰国人要求500万美金,少一毛都不肯,并表示只给三天时间考虑,不然要找他太太家贞或是富国企业的人要钱。

「裕铭绝对不能回来啊…不然…我们之前的努力都白做啦」

「对啊…那小子回来之后…金宝银行的董事长位子,不就要还给他…干」

「对啊…富国企业可不好惹…怎幺办」

「哼…富国企业的大小姐…大媳妇啊…不是让我每天操来干去的…干…还怕他干嘛…我等一下就去操她整晚洩恨…」大龙愤愤不平的说着。

「话不能这样说…万一绑匪向富国企业王董事长要钱的话…他为了女儿的幸福着想,一定会付赎金救人的,到时一切就没得玩了,所以我建议由我们偷偷去赎人,赎回来之后…当场把他杀了…嘿嘿…就像王进财不也被我开着车碾过去…马上就一命呜呼……如何…」阿昆沈稳的说出他的想法。

「好…我这样决定好了…大家一块去泰国赎人…阿昆泰国那边熟…等到那小子救出来后,就把他弄死掉,然后将责任推给那批土匪…哼…反正钱又不是跟我们拿的…先解决那小子的命,免得夜长梦多…」艳红说出了她歹毒的计划。

「好…就这样办…嘿嘿…王进财也是这样被我们撞死的…哈哈」大龙得意极了。

「就这样说定啦…后天大家一起去泰国赎人…哼…杀人」所谓最毒妇人心,艳红想出这条毒计出来,没想到恶终有报,他们想杀人不成,一个个反而成为被杀的目标。
艳红领着弟弟大龙,姘夫阿昆还有阿赐,带着家贞一行人来到泰国,準备赎回裕铭回来,家贞这次聪明的完全没透露口风,装傻的让他们带去泰国,一路上免不了被他们冷言冷语的嘲讽,还要献出肉体满足他们的慾火。

到了约定好的那一天,众人晚上依约带着钱,来到曼谷一家同性恋俱乐部里面,一进去还来不及反应,马上被一大群人拿枪围住控制着,个个像只大螃蟹般被人反绑住,只有家贞一人被人带出来,来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面。

「裕铭…是你吗…我是家贞啦」她有些紧张不安。

「家贞…我在这儿…」裕铭终于来到她的身边。

这对苦命鸳鸯,从新婚至今已经三个月了,还不曾有过肌肤之亲,见了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僵了好久才勉强抱在一起,诉说这三个月来的委屈。

「裕铭…跟我回去…我们重新过日子好吗」家贞求他。

「对不起…我没脸回台湾…因为…因为我得了爱滋病…已经时日无多了……金宝银行跟我爸爸就拜託你多照顾了…我希望你忘了过去…忘了我…过你自己的日子吧…当我是个死人…好吗……」裕铭痛苦的拒绝家贞回台湾的要求。

「裕铭…裕铭…」家贞痛苦的叫唤着。

「家贞…快走吧…照片录影带锁在艳红的房间里面…你拿去烧掉吧……那你就是自由的人啦…快回去吧…再见………」裕铭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至于艳红大龙及阿昆阿赐四个人,听说被绑在同性恋俱乐部里面,供人做为性虐待的活靶,裕铭有满腔的愤恨,要找他们几个报仇,在他的重赏之下,泰国人个个奋勇争先要淩迟刮肉,四个人被连续捆绑了好几天,就像是祭祀用的大猪公一样,被一些性变态的泰国人,用各式各样的木棍插进肛门里面,拿皮带抽打或用钉夹拔下体,皮肤也被人火烤油炸到体无完肤的地步,艳红嚎啕大叫了四天三夜才死,阿昆及阿赐被淩虐了五天才止气,大龙最惨不忍睹,一共被绑了七天七夜,吃尽天下最惨酷的虐刑才死掉。

~~~二年之后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在阳明山的大别墅游泳池旁,家贞穿着泳装在池畔旁边啜着果汁,远处的雅惠正在跟二名泰青调情说爱,雅惠大胆的把手放在泰青的裤裆上,眼睛发出妖艳的慾火来,家贞身旁围着三个16岁左右的泰国少年,二名泰青在用按摩油在推她的双脚,一名在餵她喝果汁吃水果,家贞表情充满快乐与满足,别墅彷彿成了女人快乐的伊甸园,性福的美满园地。

二年时间发生很多变化,裕铭父亲过逝死亡了,家贞以继承人的身份管理整个公司,帮助父亲的富国企业合併了金宝银行,成为全台湾最大的金融控股财团—富国金宝企业团,家贞是该公司的副总裁,大嫂雅惠是财务长。

还有一点,二年前家贞从泰国回来后,发现自己怀孕了,而大嫂雅惠也同时发现自己怀孕,二人都各自生下一名小孩,孩子当然不是跟丈夫一起生的,但是二人商量后都决定把孩子生下来,为刘家留下血脉,家贞的孩子叫刘思裕—想念丈夫裕铭的意思。

大嫂的孩子取名王鑫财,就是越来越有钱的意思。

就像是个女王一模一样,在泳池畔,家贞被泰青舒服的侍奉着,享受泰国最有名的油压马杀鸡,泰青先用他的指头舒服的压在家贞敏感带上,温柔的刺激着她的身体,让她每天都流留涟在泰青的温柔乡中,自从二年前被人性虐待习惯后,她们已经离不开男人了,性瘾到了没有高潮,就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地步。

别墅里还有几名泰青露出健美的身材,倚在游泳池畔,这些泰青都才16到18岁之间,会说简单的国语及英语,个个眉清目秀长相俊美,稚嫩眼神发出热切的眼光,随时听候她们的女神召唤。

在一旁的雅惠大胆的让泰青帮她脱下泳装,赤裸裸的身体靠在泰青的胸膛,大腿根被人湾成大M形状,在嘻嘻哈哈的笑闹之中,从她的下体裂缝喷出一道金黄色的水泉,喷在泰青準备好的浴巾里面,泰青服侍她小便完后,温柔的用纸巾帮她清洁下体,擦完阴阜外面的水滞后,马上伸出舌头去舔向下体………

家贞躺在凉椅上,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大嫂的癡迷模样。

「夫人…您的电话…」

泰青操着生硬的中文,敝恭敝敬的站在一旁,等候家贞的吩咐。

「喂…家贞吗…我是赛儿啊…」丈夫从泰国来电话问候。

(裕铭变性又改名字啦~~现在叫做赛儿)

「赛儿…我钱汇过去收到了吗…够不够用…」家贞很高兴的叫着。

「够…够…太多啦…对了,这批泰国少年怎幺样…你还满意吗…如果有什幺要改进的地方…别客气…还有…我另外帮你找了几个猛男给你用看看…下个月初会到台湾服侍你们……是从古巴来的黑人喔…他们的男根又粗又长又持久…其中有一人的阴茎有10吋长喔,但是人很温柔听话…他还有经过特别的按摩训练,我有尝过……哦…好大喔……我想…一定会让你舒服无比的…」裕铭一口气讲完。

「谢谢你…赛儿…」家贞笑的有些腼腆。

(黑人男根…哇…有一次也跟几个黑人玩了半个月…好爽啊…)家贞回想到上次,跟几个全身皮肤漆黑无比的黑人做爱情形,下体不禁湿淋淋了,其中有个黑人有根9吋长的巨根,家贞用尽吃奶的气力才让它完全吃入体内,巨根在体内冲锋陷阵时,着实让家贞尝到痛快的高潮,淋漓尽致的美妙滋味,黑人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才让棒球般大的龟头刺进屁股的肛门内,让她流着眼泪吞进去,痛快的呻吟下出去,让她与雅惠享受一顿异国情趣的大香肠。

还有一次是跟三个俊美的金髮白人缠绵,俊男粗硬的胸毛磨擦在家贞的双乳头上,烙腮鬍子刮在阴阜上面,让家贞一直洩到头昏眼花,洋人的巨大阴茎,让家贞爱不释手的含在嘴里,对着龟头又吸吮又啜吞,逍遥快活了半个月的时间。

「别客气…有好康的再报给姐妹享受啦…再连络啦…家贞…拜拜…」

裕铭挂上电话之后,泰青的舌头正好吻上了家贞下体,泰青温柔的解下她的比基尼泳装,泰青趴在她的下体阴阜上面,探出他的长舌头,在家贞的阴唇里外不停的舔着,另二名泰青分别含着她的双乳,用他们粗糙的舌面刮着乳头,泰青嘴里面含着冰块吻她的乳房,一会冷一会热的美妙吸力,让她的乳头瞬间澎涨不少,不久,家贞陷入了一阵长长的高潮当中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泰青绵密的长舌,游走在家贞身体的每一吋肌肤上,尽情的取悦他们的女神,然后把陷于高潮失神状的家贞,抬到在一旁的气垫上面,在她的全身抹上一层香油,二名泰青一上一下的把家贞夹在中间,滑动身躯来磨擦挑逗她,泰青用他们傲人的大阴茎,豁着香油抹在家贞身上,泰青粗黑的阴毛又长又粗又捲,像是个三角洲黑森林般的磨擦在她身上,刷在家贞身上是又舒服又痛快。

泰青把她的大阴唇拨开,饱览她的神秘春光,指头扒开略微外开的花蕊,阴道口自动的流出透明津汁来,看起来就像是饱含水份的玫瑰肉瓣,阴道内一圈一圈发亮的皱摺清悉可见,阴蒂被包皮层层包围着,艳红色的粉嫩阴蒂花心,娇滴滴的凸出包皮外面,泰青小心翼翼的张开嘴巴含进去,轻轻的吸吮着,只一下子家贞立即全身颤抖,喷出一大口阴精出来,再次享受美妙的高潮滋味。

「啊…啊…啊…喔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来了喔……呜…呜呜……」

家贞赏给泰青一大口饱含「女性费洛蒙」的淫液,泰青赶紧吞下去,鼻子闻到一股女性特有的阴骚味,泰青的阳物立即挺立起来。

泰青整个头都埋在她的下体,努力吃着家贞的淫液,舌头轻巧的拨开阴唇嫩肉,在阴户四周有技巧的吸吮舔弄,还将她的大腿挂在脖子上,让舌头沿着肉缝往下舔到会阴部,再舔回到阴蒂,两旁的大小阴唇都不错过,另一名泰青将舌头伸进家贞嘴里吸吮着,双手揉搓着乳房及掖下,家贞对于泰青的窕逗,也给予热情的回应,吻着泰青吞下他的唾液,还伸出双手去握住泰青二根湿热的大鸡巴。

泰青对着家贞的敏感身体,用尽心的舔遍每一处肌肤,让家贞享受着无数次的高潮愉悦,泰青自己的鸡巴也性奋的涨到最大,马眼都流出水来,趁着家贞还在心醉神迷的高潮余韵中,三根鸡巴分别找洞钻,用他们的大的龟头对準肉穴,奋力的向着家贞挺进,分别挤进阴道屁眼及嘴巴,玩起大家都很熟练的游戏来。

「啊…喔…啊啊…嗯嗯…啊啊…啊啊……」家贞随着泰青的节奏,愉悦的呻吟着。

在不远处的雅惠,大胆的骑在一名泰青身上,她用阴阜套着一根黑鸡巴,不停的骑上骑下,从脸上风骚的表情看出来,她正在玩的很快乐,一名泰青用胸膛紧贴在她的背后,正在用力的揉着她的双乳,泰青下体一根粗大的肉棍,抵在雅惠的屁股沟中,準备伺机插进肛门里面………

至于裕铭他…哦…不…是「她」才对,裕铭并没有得到爱滋病,那完全是为了骗家贞回台湾,才随便说说的谎言。

裕铭心理上完全偏向女性,所以在事件过后,他拿了三万美金在新加坡做了变性手术,胸部做出34D的双峰,下体挖出一条地道出来,让「他」里里外外都成了不折不扣的「女人」,可以穿上美美的女装展现在世人面前,跟「他」的一些爱人同志「性福快乐」的过日子,裕铭整天在泰国的风化区里面尽性玩乐,顺便也帮家贞物色一些温柔的猛男给她,二人时常交换「男根心得」,二人由夫妻变成无所不谈的「闺中密友」啦。

就在家贞所建立的女王城堡里面,每隔半个月的时间,就会有几位从外国来的俊美猛男,有金髮碧眼的白种人,也有卷髮粗犷黑鬼,或是很会调情做菜的港仔,或是很会操弄按摩棒的日本帅哥,个个男根粗大持久,舌技不凡,手艺超好的牛郎,来到别墅里面服侍家贞与雅惠二人,在这美丽的女王花园里面,天天上演着淫慾性戏………………

防屏蔽邮箱:qingcao6666@gmail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二本道日本一区免费_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_日本熟妇色一本在线视频_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_青草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