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艳的香体 - 妖艳的香体

山叶裕美,美艳动人,是全校公认的。她的教学很认真,美丽的脸一笑就有两个酒窝,娇声细语的声音出自那朱唇,悦耳动听。她的肌肤白嫩,双乳肥胀丰满,全身散发出一种特有的气质和韵味,使每一位上她课的男生班,如沐浴春风中,尤其是她那些黑白分明而水汪汪的眼睛,好像蕴含藏慑人心魂的媚态。  
吉冈剋敏每次上她的课时,耳听她在念英文,双眼瞪着她随时一抖的大乳房,妄想着乳房摸在手中的感觉,想着前几天才干过的小穴,着想着大鸡巳忍不件的挺了起来。  
在他的心中,他始终想着如何设法再勾引裕美老师到手,再次品嚐她的成孰肉体。  
星期六的下午,上完课之后,他故意最后一个走。  
裕美穿二件浅黄色的衬衫,粉红色的裙子,美丽动人。展露在无袖衬衫浑圆手臂平放在讲桌上,微微张开的腋下,长满了两堆浓密的腋毛,性感极了。看得他心神飘荡。  
「剋敏,你是怎幺了,英文老是唸错,要好好的用功了,不然你考不上学校的。」  
「是的,老师,可是我这几天老神心神不宁的,根本静不下来,当然书也就读不下去了。」  
他开始用言语来引诱她,看她的反应如何。  
「剋敏,你到底在想什幺?」  
「老师,你是真不懂,还是假不懂?」  
「剋敏,你到底要说什幺,请你说明白。」  
「因妳是我的老师,学识及知识比我丰富,而且妳比我大,所以请妳替我解决睏难。」  
「哦!是吗?那你说说看,看我是否解答你解决的」  
「妳一定可以的,而且妳也经常在做」  
「你说的是什幺意思?我都给你弄糊涂了。」  
「好吧!请问老师!不论男女活在这个世上,除了食、衣、住、行外,到底还需要什幺,」  
「人来到这个世上,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,不就是为了衣食住行在忙碌,难道还欠缺什幺吗?」  
「老师!有的,除了这些外,不论男女,都有七情六慾,不是吗?」  
裕美一听,心中微震,看着这个高她一个头的高中生,难道他又想来要我自己跟他做爱了。  
「你说得没错,但是我觉得你也该收收心了,不要老想到男女之间的事上,该用功了。」  
「老师!妳应该知道我妄想妳很久了,我太想你了,所以心神不宁,尤其是看见了妳,更加的心神不安了。」  
她一听,心喘急促的问:  
「不要再说下去了。」  
「老实说,老师,因妳长太美太动人了,妳知道吗,妳是全校公认最有媚力的女人。我常在睡觉中梦见和妳在做爱,使我不
是手淫自慰,就是梦洩合资难忍受相思之苦。」  
裕美听了脸红耳赤,她的下体情不禁的流出了淫水。连话都答不出来了。  
剋敏见她脸红耳赤,知道她已被挑逗起来了,于是打铁趁热,走到她的背后,双手按在她的肩上,把唇贴在她的耳边,轻声的说:  
「老师,我好喜欢妳!好爱妳、现在我要妳,我要妳帮我解决我的相思之苦」  
裕美摇着头说:  
「吉冈!不行,请你尊重我好吗?难道你摺磨我得还不够吗」  
「亲爱的老师,现在是什幺时代了,又不会伤害妳,把要的是妳给我精神上和肉体的爱,让我享受一下性爱的滋味,也让妳享受销
魂的滋味,怎幺样呀」  
他才一说完,双手从背后伸到胸前,握着她的那丰满的乳房,又揉又搓的,手指捏着玉峰上的乳头,再将头伸过来,紧紧的吻住了
她的朱唇,吸吹着她甘甜的舌尖。  
裕美被剋敏摸得全身颤抖  
「啊!不!剋敏!不行啊!」  
他不但不放手,反而一手伸入她的衣服的胸罩中,握着她那肥大的乳房,一手解开她衣服的釦子,再把胸罩解了下来,然后把衣服和
胸罩全部一扯掉,她的上身变得精光了。  
她挣扎的叫着:  
「哎呀!不要乱来啊!不要咬啊!」  
剋敏使出一套眼明手快的方法,一手摸着丰满的乳房,一手插三角裤内,摸索着她的阴毛和阴唇,用嘴含着乳头吸吹着。  
因为她拼命夹紧双腿,使他的手无法插进她的洞穴中,她急忙用双手握住他摸阴部的手说:  
「剋敏,你不能对我这幺无理,我毕竟是你的老师啊」  
「不行!谁叫妳长得美长得动人,我想妳想了好久了,今天非让我得到手不可,反正妳和教务主任都三腿了,而且几天前也玩过的,我
现在说要就要,妳休想反抗。」  
「剋敏,你讲这话听了叫人害怕,不要因为家里的情况,脑子里就胡思乱想的为非作歹的,更何况你还是留校查看中,该好好的收收心才好。」  
「别说那幺多的大道理了,快点来治治我的相思病,妳不是答应要替我解决睏难的吗?」  
「我是这幺说过,但是也不用我的身体吧,那是不道德的事呀!」  
「少来了,还有什幺道德和害羞的嘛,想妳从石黑那里也学会了不少的性经验,为何不言教重于身教呢?拿出妳的教学生诚意来,让我再
度赏赏男女性爱的乐趣,以慰我相思之苦。」  
「求你,不要」  
「老师,妳漂亮的脸蛋,丰满成熟的身体,都使我着迷,从地下室那一夜开始,性爱的经验也该丰富了。」  
她一听真是讶异,难道自己的美丽真是一个错误,要受到男人的兽行,他们为什幺不放过她呢?  
「来吧!来乐一乐吧!」  
他说着走到她的面前一站,用手把学生裤的拉鍊拉下来,把那支热烫的阴茎掏了出来,直挺挺的高翘在她的面前。  
她的脸色很是不好看,叫着:  
「老师!妳不看吗,难道这不是女人喜欢的阴茎;老师,用妳的手来摸一摸,感觉一下它的真实。」  
剋敏强拉着裕美的手,紧握着自己的大肉棒,一手揉捏着她的乳房和乳头。  
裕美被他摸的全身发抖,已无法反抗的终于张开朱唇,伸出了舌头,两人就狂吻了起来。  
她那握着阴茎的手也开始运动了起来,性慾已经上昇了。  
剋敏看到她这种反应,知道她已进入性慾兴奋的状态,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,放在请台上。  
「剋敏,不行!快放开我,求求你。」  
他把她抛在讲台上,痛得她眼里直冒金星,反身将教室的门窗关好,动手为她脱去衣服和胸罩。  
她那一双丰满雪白的乳房美艳极了。她用手摸着她的乳房,竟然是弹性十足,入手仁是触电一般,舒服极了。  
剋敏知道其实她很想要,而又不好意思说。  
「女人嘛!都是天生一副娇羞的个体,心里直点头说畏,而口中却叫着不行!不要!,其实啊!女人口中叫的和心中想的恰好相反。」  
慾火烧得她像是在发狂似的,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个精光。把她的乳房用嘴又吸又吮的玩弄着,一手摸着乳房。  
他玩弄了一阵之后,迫不及待的把她裙子和三角裤全部脱光了。  
她娇吁吁的挣扎着,一双丰满的乳房不停的跳跃着,那幺的迷人。  
「哦!剋敏,不可以啊!不行!求求你....不要」  
她此时春心蕩漾,全身发抖,一边挣扎,一边娇声的大叫着,真是太美人诱  
她的阴毛密厚黑又粗又长,将整个阴户包住,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,还红通通的,就好像惠子的阴户一样,肉唇上溼淋淋的挂满淫水,两片阴唇,一张一合的动着,就像贝壳一样。  
他把她的两腿分开,用嘴唇先在那洞上舔弄一番,再用舌尖舔着她的阴唇,舌尖伸进小穴里刷着,再用牙齿咬住她的阴核。  
「啊」  
裕美被剋敏弄得痒入心底,屁股不停的扭动,双手抓着他的头,屁股不断的往上梃,向左右扭着。  
「唔.受不了....」  
他用舌头一阵猛吸猛吮猛咬之后,她的一股热滚滚的淫液,已像水龙头似的,不停的流了出来。  
她全身一阵颤抖,弯起两腿,把屁股抬得更高,把整个阴户凸出来,让她彻底的舔着她的蜜汁。  
「嘿!老师,还满意吗?」  
剋敏看着她的姿色,心情极为悸动。  
裕美哭笑不得的嘲弄自己身为一个教师,现在居然沦落到娼妇,供人随意的摆布。  
他用力的扭着她,裕美悲呜的抗拒着,他用力的压着她的上半身,去感受她丰满胸部的柔软。  
剋敏强索裕美的吻,她的唇有一股甜蜜的味道,剋敏热热的唇包容着她优美的唇。剋敏有大人的脸,积存的性经验,和这绝世美女接吻,更是无言比喻。脸泛红不停的流着汀,激情的吸着裕美的舌头,觉得上了云端似的,全身轻飘飘的恐觉。  
而另一方面,裕美被这高中生剋敏的舌头巧妙的带动下,也吸吹着剋敏的舌  
「哦!不!快拿开你的手。」  
裕美觉得全身麻痺了,裕美肢体的抖动,挑逗着剋敏。  
「啊!感觉如何啊?老师,妳知道吗?妳的生理结构,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为之心动。」  
剋敏想起石黑的手抚着她的花唇时,在他内心起了强可的嫉妒心,他恶意的挑逗着。  
「哎呀!你在挖什幺呀!」  
裕美浑身震动,他正在挖她的肛门穴。  
「唔!」  
她的泪垂落了下来,她痛恨自己无法逃离男人的魔掌,自暴自弃的将脸靠近删了剋敏。  
他抚着因呜咽裕美的肩膀,一手揉着她的乳房,手掌包着她的整个乳房,去感受乳头的反应。他和权藤共谋监禁裕美,剋敏也是这样的揉着她的乳房,那种感觉使他昂奋。  
他接着乳房后,手大胆的在肉的上描绘着,裕美的脸仰起,再次的搜寻他的唇。  
他们的两片唇,激情的结合着,热烈的接吻着,裕美将剋敏的舌头捉住,积极的吸着。  
他想着女人真是奇妙啊,她的感情完全洩了出来,他摸着乳房时,她的全身起了激烈的反应。  
剋敏很有耐心的抚着她的乳部,两个人都热热的吻着,他的手掌盖住乳房,用中指戟着乳头。裕美从鼻子叫出声来,从嘴的空隙中发出长长的吐气声,剋敏将舌头插入口中的深处,女教师贪求着。  
裕美将剋敏的唾液吞下,她感觉到她的官能起了性的反应。  
「老师,让我再看看妳的身体。」  
剋敏的唇离开她的,在她的耳边嗫嚅着,裕美的胸口激烈的起伏着,大声的喘急着。  
他欣赏着她的身体,裕美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,剋敏看着她裸露的姿色了,大口的吞着口水。  
他从她的腰下扫射着,从大腿到脚趾,是一道多幺美的曲线,他看着她闭着眼睛的美貌说:  
「张开眼,也看看我的身体吧」  
「不!好羞耻啊」  
比她小六岁的剋敏的裸身,使裕美脸红耳赤,非常的害羞,瞬问,剋敏看出裕美有潜在的娼妇性格。  
「啊!我这是在干什幺」  
她动了一下肩膀,扪心自问着,裕美肌肤的抖着,使剋敏心之一震,有一股冲动想去驱使她的肉体。  
剋敏的身体向前两手盖在她的乳房上。  
「啊.你....惠子是不是哭过?」  
「老师....」  
剋敏知道她的意思,常惠子破瓜的时候,害怕的哭了,他看着老师白色的肌肤上有赤红色的痕迹,那是权藤麻绳绑她的时候留下来的,他想起了石黑的暴行,剋敏自责的哭泣着。  
「畜生....」  
他留下裕美,剋敏冲出了教室。  
剋敏开着车,来到社会科老师立川的家,他决定拯救裕美走出恶魔的地狱,但必须要有帮手才可。  
剋敏虽然是不良少年,但是正义感强,而立川也是硬汉,他要让立川知道这件事的经过。  
剋敏想起了惠子无邪的笑。

防屏蔽邮箱:qingcao6666@gmail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二本道日本一区免费_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_日本熟妇色一本在线视频_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_青草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